首页 > 资讯 > 互联网+ >

  • 热点
  • 快讯

送走虾米,在线音乐迎接B端市场“全面开战”

yancong · 2021-01-07 11:08:06

音乐流媒体行业的转身总是呈现着一种戛然而止的姿态,尤其是于听众而言,近些年来,从SongTaste、多米音乐、音悦台到虾米音乐,曾经几多风光的音乐网站及产品,正在一个一个离开我们的视线。
2021年1月5日,虾米音乐发布官方声明称: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2021年2月5日正式停止服务。2021年1月5日10点,虾米音乐将停止账号注册、会员充值、虾币充值、专辑购买等服务,开启用户个人资料与资产处理通道。
\
一个月后的2月5日0点,虾米音乐将停止所有歌曲试听、下载、评论等所有音乐内容消费场景,停止个人资料导出或下载,仅保留账号资产处理、网页端音乐人提现服务。2021年3月5日0点,虾米音乐除网页端音乐人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其他运营均停止并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将无法登录。
多米音乐旗下著名音乐分享网站、拥有500万用户和300万曲库的SongTaste早已在2015年7月关闭音乐板块。而2018年2月14日,已经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多的多米音乐发布公告称,申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2015年7月,多米音乐旗下音乐分享网站SongTaste宣布关闭音乐版块,2018年,多米音乐宣告出局,如今虾米音乐也即将徐徐退场,不能不说证明了互联网时代音乐行业的厮杀激烈,而随着音乐版权竞争告一段落,网络版权竞争的白热化,批量告退的音乐流媒体背后,绝不仅仅是版权内容的争斗。
21世纪告别:虾米12年,
多米8年,音悦台10年
疫情期间,在线流媒体们纷纷大力推动平台线上live业务以吸引流量之际,虾米音乐则显得进取心没那么强烈,除了阿里系的大型线上慈善演出相信未来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线上声量,彼时便有不少从业者对虾米音乐的未来给出了不确定性。
事实上自2019年开始,虾米音乐被阿里选择战略放弃等声音便甚嚣尘上。2019年6月,阿里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虾米音乐被移出阿里大文娱,彼时,业内一度有传闻称虾米音乐即将跟网易云音乐合并,共同狙击TME的消息。然而同年9月,阿里领投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占股约10%。算是侧面证实了阿里“战术放弃”这一决策。
与虾米同一时代的音乐播放器:诞生于二十一世纪之初的千千静听,也是大部分80、90后网友的流媒体聆听启蒙,千千静听在2013年开始“销声匿迹”,易名为百度音乐,后于2018年被太合音乐品牌复原,百度音乐也逐渐转型成为百度音乐人平台。
而多米音乐则算是倒在了版权争斗的战场下。根据《财经》提供的信息,2014年处于巅峰状态的多米音乐,年营收为3243.37万元,净利润则为-4399.95万元,处于亏损状态。尽管用户量庞大,但未能找到合适的盈利方式,便是音乐流媒体的死穴。
版权之外,内容之源
在聊在线音乐平台的商业模式前我们先来聊内容。
互联网分发平台提供了更多宣发的出口,短视频、网综正在成为多元的娱乐产业的重要构成。正如综艺影视制作捧红及泛红了不少艺人及作品,如果不能找到与年轻受众的接入口,成为快速的通道构成,便很容易在后版权时代被迅速淘汰。
虾米便是例证之一,一方面,虾米拥有高口碑与音乐行业鄙视链顶端的定位。尽管相较于腾讯音乐系的三大流媒体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以及网易云音乐近两年接二连三的版权动作,虾米音乐的版权缺口在逐渐拉大,但这不妨碍死忠粉们——虾米音乐平台依旧保有了那些资深乐迷们所喜爱的内容,如简介的UI界面、优质的歌单、一应俱全且纰漏微小的歌曲专辑介绍。而在面向服务音乐人的B端,虾米音乐也得到了不少音乐人的认可。
另一方面,如前文所述,在这个一切讲究效率的碎片化时代,一档网络播出的音乐综艺,便能将出道二十年的摇滚乐队在一夜之间送入大众市场,送入他们从未触达过的受众的视线里,送入一线艺人才能拥有的商业代言的灯光下;短视频平台上的几首流行乐副歌部分,配上一段几十秒、抓人眼球的、煽动情绪的视频片段,便能轻松获得几个亿的使用量,和全网无处不在的洗脑瞬间。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个一线的音乐流媒体音乐平台没有既定版权储备或许无法在短期成为致命伤口,却足以因为与互联网内容的“脱节”而逐渐失去行业声量与用户流量。
若是我们回顾近两年来网易云音乐及QQ音乐的平台战略,便能发现,在版权之外,二者一直没有停下与年轻化、碎片化、网生化的内容接轨的步履。无论是《歌手》《中国新说唱》系列,《乐队的夏天》《我是唱作人》等等,提供音乐内容源的音乐综艺的抢夺战中,虾米似乎始终保持“佛系”。
由此可见,一款身处激烈竞争的音乐流媒体一线的产品,如果不能拥有足以匹敌其他平台的来自唱片公司的版权;不能够抓住音乐综艺输出的原创、独家的音乐内容;也不能够自制一档既能成为音乐人的宣发出口、又能反哺平台独家音乐内容的站内综艺;还不能够发展成为线下演出入口、成为大部分音乐人数字专辑的发布首选……硬件设施决定了软实力的走向,长此以往,没有一家音乐平台能够稳定的在激烈的竞争中全身而退。
在1月5日虾米音乐正式官宣告别后,大批深度用户及独立音乐人在社交圈叹惋。一位刚刚00后玩乐队的音乐人在朋友圈留言表示,这是自己第一个成为音乐人的地方,歌曲审核机制是最高效的,流派分类和算法堪称国内音乐软件的顶层。
如今,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但在虾米音乐的官方告别中,也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点:“我们将依托新成立的‘音螺’平台持续探索创新,服务音乐人及业内合作伙伴。”这是否意味着,虾米音乐将以服务音乐人的B端平台形态“回归”。
B端服务平台成下一风口?
在互联网检索音螺,相关词条寥寥无几,这款尚未上线的软件未能在ios平台找到,而安卓平台的最后更新时间为2021年1月5日的下午两点半。
而在产品简介中,写着“支持多有音乐文件,可以自动扫描手机中的所有音频文件”、“是款音乐播放视频武器”,且“所有音乐都可免费搜索及下载”。乍一看,有些像腾讯前几日推出的波点音乐app,发力于鼓励年轻用户参与音乐视频互动的方式,打造UGC内容社区,为音乐的刚需特征注入社交属性。
\
\
事实上,据虾米音乐相关人士表示,音螺将以新的形式呈现,是to B的音乐服务平台。而B端服务音乐人的平台也没那么好做,但近两年来似乎成为一些音乐产品转型的“大势所趋”。
前有百度音乐、太合音乐打造的由郑钧作为发起人的合音量,旨在通过T榜选出优质的独立音乐人并为其全方位服务,后逐渐销声匿迹。而TME也正在大刀阔斧的向B端市场挺进:先后投资了布局音乐版权市场的DNV、爱听卓乐两家B端公司。
B端商用音乐平台似乎不仅成为丧失流量的音乐流媒体的重要选项,也在成为巨头们布局的通道之一。
如今阿里音螺出现,战火似乎随时将蔓延至B端,在线音乐平台终于从一场持久的用户争夺战,向服务音乐内容、探索音乐商业模式产业链的方向进军。
一方面是近年来市场逐渐变暖的独立音乐领域之中,诞生了较多具备一定话语权的独立音乐人,而曝光原创音乐人的音乐综艺的诞生,又将独立音乐领域推至台前,更好的服务独立音乐人,为其制定宣发出口和版权管理手段。
另一方面,进入后版权时代后,用户体验、线下演出、音乐厂牌、包括资本趋之若鹜的短视频平台,都成为了接下来可能的竞争地,而在多米、虾米、音悦台等无法实现正向商业循环的音乐平台陆续倒塌之后,市场似乎已经反思: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或许是率先抢占产业链话语权,角逐B端音乐战场,探索更具持久商业体系的“全面战争”。

标签: 虾米 在线音乐

©2011-2015 创投市场 | 北京微创新媒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京ICP备15058196
电话:010-5728629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亿世界C座B2-e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