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析 > 互联网+ >

  • 热点
  • 快讯

两线作战,哈啰出行为什么投身普惠生活领域?

yancong · 2021-04-26 09:58:42

 

 

哈啰出行




(本文首发于《紫金商业评论》,紫金财经同步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2014年,第一批OFO小黄车在北大校园里做了投放,扫码、无桩、电子锁,颠覆了用户对共享自行车的概念。随后两年间,共享经济愈演愈烈,迅速风靡全国。2016年,摩拜单车在上海投放运营,实心胎、轴传动、铝合金车身、智能锁,让记者出身的胡玮炜摇身一变,成为明星创业者。



接下来的两年间,市场经历了疯狂融资烧钱、运营成本过高、企业持续亏损、城市管理难度加大等问题,共享单车的概念在人们心中逐渐由新鲜变为疲惫,2018年泡沫破灭,行业被按下暂停键。



共享行业虽然沉寂了三年,但这三年一直是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涌动。2021年,“共享出行第一股”的竞争又变得颇为激烈,其中哈啰出行紧锣密鼓,要抢先成为“共享单车第一股”!



4月24日,靴子终于落地,哈啰出行向美国SEC提交了招股书,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通过IPO筹集至多1亿美元资金。



几乎同时,出行巨头滴滴将于年内进行IPO的消息传出。据了解,滴滴在新一轮Pre-IPO融资中获得16亿美元加持。在哈啰所布局的重要业务范畴内,滴滴都是它绕不开的强敌。



哈啰的挑战在出行领域



哈啰出行于2016年9月在上海成立。招股书显示,哈啰出行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三年净亏损分别为22.08亿元、15亿元、11.33亿元,三年合计亏损48.47亿元。总体而言,哈啰出行的营收持续扩大,净亏损在持续缩小。



共享两轮和四轮服务(顺风车和快车)是哈啰出行的两大支柱业务,2020年,哈啰出行交易总额突破130亿元,其中约58亿元来自共享两轮业务,69.7亿元来自于顺风车业务。在两轮车市场,哈啰出行已先后推出单车、助力车和电动车。



从盈利情况看,2018-2020年,哈啰共享两轮业务营收分别为21亿元、45亿元和55亿元,营收占比超过90%。2019-2020年,哈啰出行的共享两轮车业务毛利分别为2.9亿元和3.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6.4%和6.7%。



不难看出,这家公司仍然要靠两轮业务挣钱。哈啰出行CEO杨磊此前放出豪言称“共享单车业务在哈啰业务里最好只占一成”,到如今两轮业务收入仍占公司总收入九成,这与当时的豪言壮语南辕北辙。



在这个过程中,毛利率的提升很好解释,涨价是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当共享单车很难通过精细化运营来实现盈利时,企业只能依靠提高客单价来弥补亏损。哈啰出行涨价被认为是企业及时止亏的表现。



据央视新闻报道,哈啰单车的收费标准从之前的30分钟1.5元,变为前15分钟收费为1.5元,之后每15分钟收费1元。数据显示,哈啰出行用户在平台上的消费金额不断提升,2017年用户群组的平均年度交易用户交易额为13.1元,到2020年,该数据大幅增加至70.6元。



除了两轮车,四轮车业务正在成为哈啰出行的新引擎,四轮车主要指顺风车和打车(快车)。2020年,哈啰顺风车服务营收4.6亿元,同比增长131.2%,毛利为3.8亿元,同比增长167%。



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顺风车服务市场规模已从2016年的55亿元增至2020年的18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4.9%。预计到2025年,该市场规模将达到114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可达到44.7%,仍具有强劲的市场潜力。



哈啰出行表示,按照2020年的总交易额计算,哈啰顺风车已是中国第二大顺风车交易平台,累积了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注册司机,市占率为38%。



不管是两轮车,还是四轮车,对于哈啰来说,最强劲的对手仍然在出行领域。在哈啰所布局的重要业务范畴内,滴滴都是它绕不开的强敌。特别是顺风车业务,哈啰之所以能有机会,也在于滴滴因为安全问题,暂时下线了顺风车业务,给了哈啰出行弯道超车的机会。



为什么投身普惠生活?



经过接近5年时间的发展,哈啰已经从单一的共享单车业务线衍生至共享助力车、小哈换电、顺风车、打车等领域,搭建起一张完整的出行基础设施网络。但与滴滴不同,出行并不能束缚住哈啰的脚步,普惠生活服务才是。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到2025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19.5万亿元增长到35.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2.6%。而本地生活服务的线上渗透率也将由2020年的24.3%增至2025年的30.8%。



此前,接近哈啰出行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哈啰出行将战略调整成为基于出行的普惠生活平台。这意味着,依托于这一张出行基础设施网络,哈啰为其接下来讲好“普惠生活平台”故事寻找可能性。招股书显示,哈啰出行的企业愿景是,应用数字技术红利,为人们提供更便捷的出行以及更好的普惠生活服务。



从2020年开始,哈啰已在“到店团购”、“酒店”等领域进行探索。



去年12月,哈啰关联企业——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哈啰酒店”、“哈啰轻酒店”“哈啰公寓”“哈啰客栈”以及“哈啰小旅馆”等相关商标。 随后,有信息显示,哈啰已经在成都、合肥等城市推出自有品牌住宿业务“哈啰小旅馆”和“哈啰酒店”。



此外,哈啰还在广州、沈阳等几个城市上线了到店团购业务,并开始招募团长。这里的‘团长’并不是社区团购的团长,而是通过类似拼多多的裂变方式,让‘团长’吸引用户参与,然后到店消费。据悉,到店团购业务还处于小规模探索阶段。



美团CEO王兴是普惠生活服务领域的大佬,从外卖延伸到本地服务再将触手伸向打车、生鲜等业务,美团的边界在不断扩大。而过去一年哈啰出行的跑马圈地,被外界视为在复制美团的路径。



不过目前其在生活服务领域的布局,尚不能与美团正面竞争,而且未来,避开直接锋芒,走差异化路线可能是哈啰的路子。



现在来看,切入本地生活服务,对于哈啰出行而言,是一次赌博式的尝试。因为在出行业务上,需要面对滴滴等强者的竞争;在本地生活领域,又面临着美团的天花板。在这两个方向上,哈啰都是小一个数量级的竞争者。而且,哈啰四处出击,将精力分的很散,这会是好的经营策略吗?



对此,哈啰出行的招股书这样表述,哈啰出行是在一个快速发展的市场中运作,如果这种市场不继续增长,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将受到重大和不利影响。此外,哈啰出行的本地服务,特别是共享的两轮车服务和拼车市场受到高度监管,如果监管部门对现有法规进行修订或采取新的法规,公司也会受到影响。



或许对于哈啰来说,共享单车和电动车已经具备流量入口的的价值,承载着更多的生态战略意义,而本地生活领域的空间很大,哈啰一定要试一试。



这也许是哈啰在出行领域根基还不扎实的情况下,两线作战进军普惠生活的意义。

标签:

©2011-2015 创投市场 | 北京微创新媒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京ICP备15058196号-1
电话:010-5728629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亿世界C座B2-e18